两根半油条

今天迟到了。每逢恶劣天气必迟到的定律再一次未能打破。

出门等车,良久不来,无奈之下装了一回大款,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好巧啊,是个一块六的,没敢多坐,上地桥公交车站就下了,就这样还跳了一块钱,心疼啊。为了不让他偷税漏税,我耐心地等着发票从小打印机里吱吱嘎嘎地出来,于是一辆空荡荡的 814 给走了。苍天哪,上面还有不少空座位呢!

阴沉的天气突然掉起大大的雨滴来,老汉懒得撑雨伞,侧身往树底下凑了凑,迎面过去了四五辆运通 105,上面都是针插不进水泼不透,就算是车上所有的女乘客同时大叫被性骚扰恐怕也不过分。又一辆 814 过来了,谢天谢地,下了很多人,不是很急。我站立的双排座里边的座位空着。老汉谨小慎微,从不怀疑他人的智慧,所以坚决没有一屁股坐过去。事实证明了老汉的洞察力,行不多时,从座位的上方开始往下滴水珠。

九点整的时候车子准时驶过了中关村海龙站,奶奶的,又被晃点了,老汉好像从来也摸不准 811 和 814,不坐它的时候常能看见停在这儿,坐上以后总是被涮。既然使用这一次迟到名额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就索性再从容一点吧。从黄庄往回返,到中科大厦的地下餐厅买份早点先。按照惯例买两块钱的票,卖餐票的老头按照惯例不见兔子不撒鹰,非要人民币到手后才撕票。

提拎着我的两根油条一杯豆浆上了电梯,还碰巧遇上了我们漂亮的美工。嗯,迟到也有人作伴是件好事,何况她已经是第二次了呢。

办公室里除了迟到的都来了。这种天气竟然还有人不迟到,真是没有天理。离九点半还有一段时间,谁也别想来打扰我。一边看 Blog 一边吃油条,喝豆浆。怎么吃了一根半里面还有一根啊?怪不得美工同学说我吃的多,敢情多给我了半根油条。

不管怎么说也是赚了不是?总算是个好的开端吧,不废话了,干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