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度春节(三)

初二的早上,并没有特意早起早出门,慢悠悠地起了床,洗漱已毕,两家才商量着去哪里比较合适。前一天去了中山陵,按理说明孝陵也可以去瞧瞧,只是那两个地方实际上相隔并不远,但和市区显然还是有点距离的,因此一致决定作罢,以后有机会再说。今天以近路为宜,于是选择了总统府。从三山街去往总统府并不远,地铁也就两站地,只是出来以后要走一小节,为了尊老爱幼,让王工带着老太太和兜小子打了个车过去,我和兜妈地铁。

我们到了地方,才发现对情形的判断还是乐观了,游人相当多。好在先到的王工已经去买了票,共三张,因为老太太和兜子是不需要购票就能进入参观的。随着人流从大门一路走进去,过了几重院门,看了一处太平天国展览处,一处外宾接待处,一处雨花石展览处,还有转了一圈的资料陈列室(以上排名已经难分先后),其中的一间里,有着蒋介石和李宗仁两家人的蜡像,四个人都坐着,谈笑风生的样子。最顶头是办公楼,一共三层,但只有一二层开放,真正的摩肩接踵,两侧上下的楼梯台阶又陡又窄,很不方便。被人流裹挟着走了个遍,到外头和早有先见之明的兜妈兜子会了面,坐下一起等王工和王老太太。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两家五口人完全重聚,然后绕道东区,迤逦步出。快到出口时有个地方,乃是几排平房,里面都是中国从旧社会到新中国的一些老照片,照片甚多,配有解说文字,而此处人迹稀少,值得一观。

出的门后眼看又已至午,吃饭的问题不出意外地再次浮出。经过友好协商,认为来一趟南京不吃一顿大名鼎鼎的鸭血粉丝汤有点说不过去,就在手机上翻寻,最终发现一个叫鸭得煲的地方似乎距离不远,于是扶老携幼赶奔而去。走着一截,全然不近,只是到了之后,也就释然。我点了超级品类齐全的一碗,也点了同样久已闻名的小笼汤包,好像还点了什么干粮来着,王工去外面顺手带回来几瓶雪碧可乐,大快朵颐。这一个上午的转悠,再加上饭前的一截路,恐怕老太太的身体吃不太消,遂让王工再次担负起重任,先行将老少一并带回宾馆。我和兜妈各自迈开三尺长腿,顺着抄手巷一路南行,最终成功返回宾馆。

下午老太太那边是没什么安排了,我们一家子还有个计划,想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看看。休息了一阵,又从宾馆出来,在路边直到四点二十分才等了一辆出租,沿着水西门大街赶过去,不巧得很,刚刚闭馆一会儿,不得而入;再次调整计划,坐车往南京长江大桥进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