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梦境

对面山坳的小村庄有人在高处放鞭炮,一颗一颗地快速炸裂的金色闪光仿佛近在眼前,矇眬中知道了这是在过年,除夕的傍晚。

“你贴对子了吗?”,听到我问话时,老父亲一如既往地盘着腿坐在炕上,抬头看向我说,“贴了”。

我心里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四下看看,才意识到母亲不在,“该去接我妈了吧?”,很奇怪,好像瞬间就明白了母亲是在什么地方养病而应该在这全家团聚的时刻把她迎回来,所以又问了父亲一句。

“是。咱这就去。”,说着,他把腿从炕沿边垂下来,去够地上那两只鞋子,用脚尖盘着把它们调正方向。

我醒了。这梦境让我想起那个母亲躺在医院,我在家给父亲下面条过年的时候。后两天我去医院看望母亲,她问到这儿,听我说完的那一刻,带着轻微的哽咽遗憾地说了句,过年连个饺子也没吃上。估计在她心里,尽管平时也磕磕绊绊,可这种情况怕是不应该出现吧。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