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离再断

这临到年底,三太爷在断舍离的道路上再进一步。

单位里如火如荼,部门要搞个用来搭一些内部系统的服务器,新入伙不久的嗨庭同学捐献了一台小主机,我大概看了一下机箱里的布局,一个硬盘位和一个光驱位,显然可以想办法弄两块硬盘进去,做个 RAID 啥的,于是捐赠了两块 500GB 的硬盘,老邓同学勾缝,从家里拿来一个光驱位的硬盘架;过不几天,现有的 1GB 内存吃紧,于是我正好把家里两条 512MB 内存的其中之一也捐了出来。据说嗨庭献宝是因为我老人家送了他一个机械键盘,而我为了回报他的小主机,又回赠了他两个 PC 游戏手柄,至此这个礼尚往来的循环才算终止。

公司的小伙伴们在日常工作中难免有睁眼看世界的需要,原来的重任是落在一台小米路由器上。不过这台小米路由器非常地不堪大用,固件又老,开放性又差,于是老夫我一怒之下,索性把家里原来接移动宽带的那个 NetGear 路由器也捐了出去,上面是已经刷好的 OpenWRT,比较好用。这对于前阵子已经把公司闲置的一台苹果路由器用了起来的我而言,也算是投桃报李的举动。

挂在闲鱼上的三棒 S5 原装电池一块,和充电盒一个,被人下了单买走了。那个鼓捣了几次的 NAS,性情有点捉摸不透,也有人取了去继续折腾,转手卖了也未可知。还有个闲置的小米盒子,即将和一台加湿器以及一些婴幼日用品转送给昔日的刘小航混世大魔王。

眼看着这些吃灰的东东逐步发挥上了余热,感觉还是不错的。

附:老五前几天回京,把那条牛叉哄哄的 MicroDIMM DDR2 内存捎回来了,昨晚手痒,对 HTC Shift X9500 再次开膛更换,一次成功,完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