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少八素

如果哪位看官没搞懂标题是什么意思,那是一点也不需要羞愧自责的,老夫也才知道其含义没几天,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八个少林和尚和八个素包子的故事,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北京八中的少儿班和素质班的简称。

作为父亲,对于兜哥的学习其实一直没有不切实际的奢望,只需要他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即可。在我看来,兜哥的智力并不是问题,他的大问题在于注意力很难集中,而且上课的时候经常性的举一反三被他演绎为举一反一而误以为自己已经达到了举一反十。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踏实、不扎实的知识体系,其实就是给自己埋了很多雷。自打上学以来,兜哥的成绩,尤其是较为重要的考试或者测验,很少有满分。要说老夫能完全淡定,那除非不是亲生亲养的。

上个周末前几天,他的课外数学老师带来个消息,说是周末是八少八素的初试,兜哥要不要去试试?看了看相关的介绍,看起来这两种班都很牛气的样子,结合兜哥一贯的既往表现,感觉没有成算。不过又一想,去开开眼界也是好的,更何况听说并不是以知识考察为首,所以也就报了名,顶多鱼目混珠一次。

测试完毕几天,先是有别的家长和兜妈同步消息,发了网页截图过来,里面有他家的孩子的分数,说没能通过初试,紧接着又发了另一个孩子的成绩过来,一项九十多分,一项一百一十多分,但是也没过。兜妈和我的心顿时都小沉了一下,要知道这个分数如果达到一百二十五的话就是“非常优秀”的最高档了。再后来,还了解到另一位小朋友,是两个分数都在一百一十分以上,也没能通过初试。兜妈迫不及待地上网查看,结果兜哥的结果是:通过。只不过并没有分数展示。直到现在,老夫和兜妈仍然是懵懂态,不知道兜哥当时究竟吃了什么药,有如神助,究竟牛到什么程度,考了多少分。

今天是复试的日子。和上回一样的过程,妈妈去停车,我带着他进学校。进入的通道,孩子和家长是分离的,他走在前头,我在后面,他奔往教学楼,我要拐到一个回廊里,透过回廊,突然看到他站住,回过头来在寻找。终于,看到了我,笑了笑,又扭头走了。我摆手了吗?我不记得,他摆手了吗,我也不记得,只记得看着他那小小的背影,心里竟然突然没来由地涌上一阵心痛。

兜哥考完出来一脸的轻松,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结果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兜哥相比较之前,我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似乎对知识的诉求更渴切了一些,而且开始可以能够稍稍听得进去要求他做事要制定目标,然后努力去达到目标了。

于是,全家去吃了一顿麦当劳。

另,上周是肯德基。

另,有好事者询问兜妈,兜哥通过了一万两千人筛选二千四百人的初试,你们给人家什么奖励了吗?这茬被兜哥知道了,于是开始缠着妈妈要奖励。三太爷恨那个人,哼!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