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最近月余,发生了不少事。有的有趣,有的无耻。

十一期间,和兜哥去了一趟宁夏。四天行程,其中有一整天在沙漠中度过。三号当天早晨出发,中午飞机抵达河东机场,到银川市已值中午。入住酒店后就近找了一家网红馆子吃征哥慕名已久的羊肉。下午稍歇,又在酒店左近漫无目的地溜达转悠,兜哥和铎哥一拨,我和征哥一拨,各聊各的。不觉间又至傍晚。查得一家水煎肉,四人大快朵颐,饱腹而返。次晨集合,一小撮八人,分乘两车,驱驰数小时到达腾格里沙漠边缘,整装而入。

走不多时,沙漠外缘消失,那些低矮的草丛、泛白的盐碱地都不见,放眼望去,漫漫沙丘。补给车跟上停下,一行人撑起布篷,架起矮桌,置桶于其上,排盆布筷,分馕匀汤。不多时进食完毕,掬沙入盆,来回搓擦,光洁照人。队中有两个小女生,登丘造型,一小男生随侍左右。兜铎双雄也随之散漫晃悠。歇息一会儿,领队招呼动身,向更深处进发。一路走走停停,兜哥平日显然还是缺乏锻炼,渐渐有跟不上的迹象,有一段只好牵着他的手前行。即便如此,也还是相当勉强,小脸通红。在一个背阴的沙丘侧,着实休整了一阵,才缓了过来,回复正常状态。哪知这已是黎明前的黑暗,翻上一片高丘后,领队说马上就到营地了。到达后首先是在一个蒙古包内略作歇脚,然后领帐篷,搭帐篷,熟悉四周环境,特别是卫生场所所在。夜幕降临后,着手晚餐。营地另有几拨大队人马,烤肉宴饮,我们小团,只好蜷缩于蒙古包内,继续看领队从桶里往外变戏法:汤面。大概领队后来也觉得归于寒酸,找来二尺宽的烤架,在蒙古包口也烤起肉串来,这时蒙古包内已是春意盎然,两个小女生甚是健谈,与一票糙老爷们打成了一片。外面突然吵吵嚷嚷,在搞篝火趴。不知怎得,出去凑热闹的两小女生突然又转回来,言语间甚是急切,问询到那个护花使者突然不知所踪了。后来转机另现,一场虚惊。散去,各自回帐篷就寝。兜哥的戴眼镜事宜要求较多,尤其是对卫生水资源的要求,幸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一夜,无话,帐篷外开始是人走动、车辆来回开动,后来人声寂去,逐渐变成呼号的风声占主导。

一觉过后,天亮风止。早餐实在更是将就,油饼,清汤;有袋装牛奶,但一看成分赫然白砂糖在列,只得放弃。和征哥滑了几次沙子,向下冲时确实也还刺激,只是每次要再爬上去是个考验。不多时领队集合大家,说把帐篷收拾归还后可以上去骑骆驼玩。骆驼很大只,很温驯,在沙漠里转悠了一小圈,摇摇摆摆,也挺享受。之后是骑沙漠摩托,兜哥很狂野,兜一圈后意犹未尽,把老父的份额也用了。再然后是沙海冲浪,带着遮阳顶的敞篷专用卡车,在沙漠里豕突狼奔,不亦乐乎。结束后时已近午,原本计划徒步走出沙漠的,方案放弃,直接坐车出去。这一走才发现,出沙漠的距离非常近。在农家乐安顿下吃午饭,手机信号飘飘忽忽地出现,建群勉强,传照片则无法胜任,张张卡顿。饭后仍是两车,返回银川酒店。晚上到一个小吃一条街吃烤串,紧着喊不放辣,服务员也一边放一边说这是没放辣的,一吃仍旧辣的摇头。满打满算,在沙漠里一个整天的时间。

转过天来,半上午出发至影视城,明城清城民国一条街转毕。出来驱车赶往机场,中途至酒店取退房时寄存的行李。飞机抵京,幸未晚点。国庆之行戛然而止。

前数日。家里发现飞入臭斑一只,故智重施,拍晕后喂给小乌龟。小乌龟起始没有看到,看到后则精神抖擞地上前,不断进行试探性撕咬,最终还是嚼碎咽下。本以为就此结束,哪知过一阵后,小乌龟竟然将之尽数吐出,空气中弥漫着臭斑那特有的味道,相当酸爽。可见此物实在过臭,连喜腐食的乌龟都难以消受。顺便记录一下,刚刚得知臭斑的学名为“麦蝽”,完完全全的害虫。

这是有趣的部分。至于无耻的部分,记录起来恐怕甚是无趣,仅存此条即可,无需无端污君眸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