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别二零一八

被纸巾擦拭了一整天的人中仍在隐隐作痛,嗓子眼里似乎住着个不停练习滑滑坡的小人,使得痒痒的感觉持续不断地袭来,隔一会儿,则咳嗽又至,似乎唯恐将那小人吞咽下去,使我成为食用了伯邑考的周文王。四周已经很安静了,兜太郎和兜妈一天的争斗落下帷幕,关了房间的灯,静静睡去。我看了一眼时间,23:55,开始写这篇文章,如果要把它称为是文章的话。

作为一个已经可以被称作资深的成年人,二零一八年和之前的许多年一样,平凡而忙碌,非要找点不一样的话,那可能得说是格外忙碌,有那么几个月,是一周七天的节奏。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很难说对错,很难说好坏,它就是那么发生了,似乎有点突然而又那么的自然,反倒是有点滑稽。岁数越大,越不愿意轻易去指责别人的什么不对,哪怕是慕容复,是岳不群。于是就顶多拿一些小事来添作笑料,即便如此,也偶尔反思一下,是不是有点不厚道。毕竟成王成霸,对他们来讲就是那么的渴切,那么的不管不顾,那么的信口雌黄,那么的理所应当。可是,这里要特别说一句,我没有感受到所谓的负能量,它让我更加看清楚了人性和这个世界,我要更好地拼搏奋斗,更加努力地工作和生活下去。送曾经的战友,踏眼下的征程。

我们不需去理会那阴历和阳历的精准,总之,2019 年,大家都说是猪年。这也就意味着,兜哥来到这个世界上,已历一纪。眼前却还能浮现出他刚刚出生,顺着放在沙发上都不会露到沿儿外的模样。刚才在卫生间洗手,准备给兜哥戴他的矫正近视眼镜,他则在我的身后,一手牙缸,一手牙刷在看似努力地刷牙。抬头看到镜子里的他,不由得有少许的恍惚,似乎看到了他更大些的样子,似乎眼睁睁他的个头就超过了我,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哪怕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我也仍旧期盼他心随身长,改变现在这种少年躯幼儿心的状态。玩,是他须臾不得割舍的愿望,假设还有更进一步的愿望——那一定是玩个痛快。学习是顾不上的,所有学习的时间,都是在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发呆”。这个仪式既耗时间,也耗金钱,同时还是耗费自己的生命,然而道理,他是不懂的,哪怕知道,也是不懂。那什么时候才会懂?我也不懂……

近来消费降级,苹果本已然多时不是手边系统。于是 X200 出镜的机率就大增,年终岁尾,把 X200 和 T60 都拾掇到了我心理预期的最佳状态,还是挺宽慰的。又瞥了一眼时钟,零点过半,新的一年已经到来,祝大家都好。

打赏 赞(0)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