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文字杂趣

兜哥有时候会拿学校教到的一些知识回来考老子,比如昨天就问,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天靠地靠祖上,不算是好汉,老爸你背过么?哈哈,还真是背过;连后来问的“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爬出”都背过,只不过貌似把叶挺记成了方志敏。

如此一想,又不禁想起我的老子来。他没有多少学问,最高学历就是上过三年高小,然而对文字甚为看重,也非常仔细。常常自称是书箱里的耗子,不识字还咬字。他的青少年时代,没有怎么太给我们提起过,只知道他九岁就学会了抽烟袋,不到二十就认识了母亲,当时母亲跟她的一个女伴,叫作焕娣的在一起。

他曾教过我数目字一到十的一种黑话,其实就是行业暗语,分别是旦底、中工、横川、倒目、缺丑、断大、皂底、分头、旭边、田心。还曾说过牙行的人讨价还价,并不明着开口,而是两人伸出手去,袖子笼着外人看不见,在里面出价还价。这个场景在电视剧《大宅门》里,白景琦初次到安国购买药材的时候出现过。

牙行是个挺奇特的职业,似乎就是现在的中介一类。没明白之前我还曾自作聪明地以为是牲口贩子,以给牲口看牙口定价格为名,不曾想指的是职业者本人的谋生家伙,尽管是天然自备。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可见这行当里头骗子的比例是很高的。

去打赏

您的支持将鼓励本站继续创作!

[微信] 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 扫描二维码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