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杂,又记

一个完美型新生代兄弟双喜临门,毕业了,转正了,要喝酒。先是去 5DK 随便填了点东西,除了掏钱的以外,还有 Kakaru、Gale、Jeffery 和老汉。这帮没义气的家伙,上次来这儿竟然没带我,这回我一来老板就把碟子给上来了,每人一个,他们都很惊讶,因为上次来根本就没有这种高档货给他们,估计把他们当民工了。为了要让老汉尝尝杰弗里的洋酒,大家又一起驱车到了杰弗里的居所。趁着老汉打电话的时候,这帮没人性的居然又搞了一堆啤酒回来,更为甚者是竟然没菜!好在 Kakaru 和老汉都是养身有方之人,赶忙又出去补充了四升可口可乐和一对花生米回来。去的那个小店真叫个小啊,我们几乎把人家的花生米买断了,听说上次他们就把人家的啤酒给买断了。

大家坐在一起胡吹猛砍,除了 Kakaru 给小郑同志以及 Gale 讲了一点普通话的基本知识以外,剩余的时间大致是老汉在给他们温习语文。Kakaru 在后半部分不忘自己及时行乐的本分,把可口可乐消灭了不少,老汉也使出牛饮之术与之配合。不过“快乐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老婆早上出门时竟然忘了带钥匙,老汉不得不提前赶回去。剩下的酒只好留待下次了。

杰弗里同志的两件事,老汉很不爽:
1、上次在办公室公然宣称我脚臭
2、这次竟然发展到诬蔑我老婆不好看

哼哼!小心我下次把你家的洋酒全喝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