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昨晚的饭后遛弯,遛伴儿从兜妈临时换成了兜子,理由是暑期生活过于舒适,需要控制兜哥的体重。

兜哥唯恐一路之上要被拷问《兰亭集序》,畅叙幽情,灵机之下主动出击,提议我们俩互相讲鬼故事。我抬头看了看雨后阴沉沉的天,郁森森的树,答应了。小的时候看过不少鬼故事,现在竟然急切之间难以忆起,只好抓出《画皮》来招架。这个故事里,显然有小盆友不宜的情节,只好简化处理,一简化,就有点用力过猛,整个故事不小心就快速“卒”了。

轮到兜哥,兜哥显然有备而来:“有个人晚上出门,遇见了鬼,吓死了。”

然后又轮到我。《定伯捉鬼》兜哥是知道的,不堪大任,在胸腹之间的书袋里继续抓,《陆判》胜出。这个故事太长,难免有记忆疏漏,型号网络发达,拿出手机来搜索,嗯——果然挺长。逐字句诵读讲解,回到家门口也才一半,兜哥意犹未尽。一路上有的地方,兜哥对字词的讲解比我的说法还要恰当,略感意外。如此看来,这是个不错的方式。

 

打赏 赞(0)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