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烈日和暴雨下

二哥一家来北京,可忙坏了老汉。早上四点半起床,去西客站接站。白天还得领他们去转转,本来他们想去游乐场啊公园啊什么的地方去的,结果一问老汉,才知道基本上属于问道于盲,老汉来京五年有奇,从未涉足此类场所,只好去商场了。

别的地方太远,所以选择了当代商城和双安商场。几个小时下来,什么东西也没有买,老汉已经脚后跟生疼了。好在一看表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便开始商量到那儿去进餐。侄子刚才要买玩具的要求被拒绝以后一直气呼呼地,为了安抚一下他,老哥决定带他去吃他最喜欢的 KFC,没想到小家伙毫不领情,竟然赌气说不吃。劝解数次未果,老哥开始施展绝招了:“真不吃?那咱们回家吧!”,这下好了,侄子的心理防线算是彻底崩溃了。双安边上的 KFC 里人满为患,只好又到中关村的科贸一楼的 KFC。老哥胃口大开,光是汉堡就搞了两个。老汉次之,一个半。吃饱喝足了出来,都感觉有点累了,一致认为回家休息比较合适。天气炎热,让老哥一家刚来北京就挤公交有点说不过去,可是要是打车又坐不下五个人。猛然想起星期五回家的时候没有骑车,我可以骑车回家,他们四个正好可以打车。

从车棚里把我的铁驴推出来,顶着太阳开始了我的苦旅。热啊,我老人家挥汗如雨,好不容易到了上地,天上开始掉雨点,老汉不禁着急,要是淋到路上可就乐子大了。到了科利华大厦,雨点又不掉了,松了一口气。哪知才又骑了二三十米,随着一阵风,雨点倾泻而下。眼看就要被拍在路上,突然看到了路边的电话亭。黄色的半个蛋壳一样的电话亭成了老汉的救命稻草,立刻推着车子躲了进去。本想这么大的雨肯定一阵就过去了,没料到二十分钟过去了,竟然越下越大。小小的电话亭已经不再能起什么作用了,风卷着雨往身上撞,胸脯以下完全没有了干的地方。可惜了老汉的新鞋,可是为了迎接二哥才穿出来的啊,六百多块啊!公路上的水已经和人行道齐平了,再过一会儿显然我就要泡进去了,反正已经这样了,老汉一不做二不休,接着上车往回骑。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雨停了。保安以惊讶的眼光看着我,心中一定在感叹竟然还有我这么勇敢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