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来了

听京郊农民说老马来了。京郊农民是我的同学,就是那个和老汉一起到五台山晃悠的那个。老马也是我的同学。2000 年的时候,老汉曾一度计划到深圳发展,究其原因,恐怕有点受我二哥的蛊惑,他曾经多次提起南方环境干净、气候宜人。结果老汉去了以后感到极度的不适应,最后还是来到了北京。至于是哪些地方不适应,以后有空再说。

现在说老马。当时老汉要路过广州,老马正好在那儿,所以事先就联系了一下。下了火车以后就与老马会合了,又是吃又是喝,办了边防证还捎带歇脚。老马同志一直陪着老汉。一晃眼五年过去了,现在老马来了。

于是和农民商量:该用什么级别的待遇招待他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