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欲之丰台

京郊农民那个衰人就住在丰台,已经从丰台到安宁庄探望过老汉若干次了,虽然有一趟车大致是直达,可是路上怎么的也要两个小时。出于深厚的友谊的长久性考虑,老汉原本计划明天或者后天去丰台造访一下,一来可以畅叙友情,二来也捎带藏点私,早就把移动硬盘腾出来几个 G 的空间,想把何去何从兄台的《一寸山河一寸血》复制过来见识一下。没想到一打听,何兄竟然通常在办公室颓废终日,传说中那么戒备森严的地方,老汉还是不去为妙。何况明天农民还要和我一起接待老马,更是让他无话可说,嘿嘿!可是,什么时候才能看上《一寸山河一寸血》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