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与 Linux 双引导的 Windows 10

前几天干了个事,详情见《用复制粘贴的方式迁移系统》。通常来说干这种事情有两种动机,一是把一份有用的系统从老机械硬盘上迁移到 SSD 上,一种是随便把一个现成的系统复制出来要折腾它,这次是前者。

迁移出来的系统,原来运行于 ThinkPad X200 上,当时安装的时候,出于对 X200 的能力的怀疑,装了一个精简版的 Windows 10 上去,而现在既然迁移到了 ThinkPad T440p 上,虽说 CPU 才是个 i5 4300m,但好歹是标压的,把系统更新到最新的完整版应该可以承受。

把手里现成的 Windows 10 专业版、最新的 1909 版的 U 盘插上,运行 setup.exe,过不多时,竟然报了个从未见过的“抱歉, 我们很难确定你的电脑能否运行windows 10”的错误(下图来自网络)。

在网上检索一番,看有网友言道,出现此问题的机器,有个现象就是打开 msconfig 会发现“引导”那一页里面的可引导项没有内容。我一看,还果真如此。只不过他的机器是 UEFI 引导,而我的是 BIOS 方式。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怀疑重点放到了 Grub 上,毕竟是它在引导方面取代了 Windows 自己的 bootmgr。

在对 BIOS 方式的引导过程,以及 MBR 等引导扇区的组织进行了一番了解之后(详情见上篇博文《MBR 格式磁盘布局》),制定了一个测试方案如下:

  1. 将当前的 Grub 占据的 MBR 备份(为了准确验看 Windows 的 MBR 会占用几个扇区,实际操作中备份了两份,一份是仅仅 MBR 一个扇区,一份是 Grub 占用的全部 63 个扇区);
  2. 写入 Windows 的 MBR;
  3. 把活动分区设到 Windows 所在分区;
  4. 如果重启 Windows 正常,执行升级;
  5. 如果升级成功,备份 Windows 的 MBR,以防后续尝试恢复 Grub 的 MBR 失败导致鸡飞蛋打哪个系统都进不去;
  6. 写入备份的 Grub 引导扇区;
  7. 把活动分区标识设回到 Linux 的 boot 分区;
  8. 重启查看是否正常。

先说结论:此流程非常完美。再说用到的工具,开始走了弯路,下载了一个叫 HDHacker 的工具,保存的 MBR 文件在界面上显示 337 字节,磁盘上则是 400 多字节,跟我预期的 446 或者 512 字节都对不上,跟 MBR 一比对,乖乖,从第四五和字节就开始不一样了,吓得赶紧删掉了。后来还有几个,其中只有一个 MBR Backup 还勉强能用。后来才想起来 Bootice,发现就它一个就足够用了。

还有一个结论是,Windows 自己的 MBR 没有那么贪,只用了规定的 MBR 扇区,其他保留扇区都没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