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太监

翻看了一下草稿箱,数目为七。也就是说,从此博客搭建到现在,有这么几篇迟迟没有完成。其中没有标题的有两篇,有意思的是,其中的内容都和工作有关。一个是作为技术上的备忘录存在的,目前基本已无意义;另一个则是想总结一下这么多年来在工作中与人共事的一些识人方面的积累。

其余的五篇,则都是生活化的内容了。第一篇的题目是《不惑人生》,记于 2016 年 6 月 29 日,

“还是数年前,我认识了征哥。他刚刚跨越三字头到四字头的那道坎,精神世界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当我每天半下午和他出去在园区的草坪休闲椅上小坐时,他不止一次提到,不惑之年,反倒有了越来越多的困惑。说实话,我能做的仅仅是自认为的理解,以及基于此的讨论。除此以外,心里偶尔会浮上一丝疑问留待日后作答,当轮到自己的四张之年,会是什么情况呢?

这个时间终于还是到来了。无感。猛然回头才发现,这四十年的的人生里,从打走上社会到现在,尽管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却也没有过特别的困惑。”

当时刚刚乘坐上四张这艘大船,谁知回头一看,本段航程业已至半;第二篇是《美帝印象(二)》,记于 2016 年 11 月 2 日,当为回忆当年携妻带子匆匆游览美利坚的目的,其提纲如下:
“1、洛杉矶见闻:汽车之城;次日,环球影城、星光大道、好莱坞;第三天,圣地亚哥,帆船和航母;自助中餐;
2、拉斯维加斯:音乐喷泉,凯撒皇宫天使像的故事;买糖豆、咖秀、水秀;摩天轮;大峡谷;
3、旧金山:金门大桥、渔人码头;十七里湾、九曲花街、小镇;螃蟹餐;兜少和他的朋友;
4、飞机上的电影;《忍者神龟》、《耐撕侦探》、《捉妖记》;《永不消逝的电波》、《逃离德黑兰》、《山河故人》、《赌圣:拉斯维加斯》、《非洲猫科》;”

眼下中美交恶,疫情蔓延,看着这份勾起多少回忆的提纲,不胜欷歔。第三篇题目为《丰收季节》,记于 2017 年 9 月 19 日,其中有提到教师节,九一一,九一八种种。但主旨已不可考。2019 年 1 月 7 日记下的,是一篇《新年忆亲》,文如下:

“记忆是各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特别是清醒的时候,似乎是人在操纵记忆,而又有的时候,则分明是记忆在操纵着人,操纵着人的情感。

临近清晨的时候,梦回返头。景象是那么的直接,那么的清晰,毫无遮掩,毫无妥协地显示出,那供我长大成人的小小的一方院落和两孔窑洞,让我的一生是如此的难离难弃,无法割舍。那墁地的青砖,上面绿色的苔藓,一看就会产生滑倒在地的顾虑;那破败的风门,粗粗的木头纹理因风雨的侵蚀而更加的立体分明,沟壑纵横。”

此时回顾,应适当时有忆及父母的梦境或者心境,未能竟篇,有憾。

最后的一篇,起作《穷忙穷忙》,乃是一个月前。当时今年年内第二度周身上下通货满打满算不超过一百块,相当狼狈。在兜妈的支援下方得以度过难关。时过境迁,也就不必再予多言。

以此文终结上述各篇,轻装简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