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捷的黑苹果

目前这段时间,主力机做了一些归并操作。元旦前买了一块 2TB 的 SSD,除了把之前 512GB 上的 Ubuntu 直接克隆了来,还把办公环境 Windows 10 也迁移到了上面。机器则是 Dell Latitude E7280。

于是又开始考虑,吃灰着的 macOS 系统,有没可能也加入这个大家庭?Apple 的 macOS,在系统引导方面有自己的玩法,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研究黑苹果。经过一番爬网,首先找到了适用于 E7280 的 Clover(链接:https://github.com/conradlyn/Hackintosh-EFI-Dell-Latitude_7280)。以 .zip 文件下载之后,将其中的 CLOVER 文件夹复制到 ESP 分区的 EFI 目录下,然后进入 E7280 的固件设置,新增指向 CLOVERX64.efi 的 UEFI 引导项,命名为 Clover。此工作完毕后,重启,在开机时按 F12,从可引导列表中选择 Clover,可以正常出现 Clover 的画面。

其实网上绝大部分的黑苹果教程,都在致力于新装 macOS,所以需要首先把 macOS 的安装映像烧录到 U 盘,然后再使用 TransMac 和 DiskGenius 等工具把 Clover 集成到安装 U 盘上,当 macOS 安装结束后,再把 Clover 集成到安装后的系统内。但三太爷想做的是把已经工作多时的白苹果迁移出来。

Clover 虽然已经就绪,但是还是要想办法验证一下它的能力。在一台正常使用的 MacBook 中,安装了 Carbon Copy Cloner,并成功将系统克隆到了 USB 易驱线连结的一块 SATA SSD 上。在克隆过程开始前,CCC 会询问是否要使得目标盘可引导,如果选择否,它将只会克隆 Data 分区上的内容,如果选择是,则会同时也克隆引导分区。引导分区和数据分区的分离,我记忆不甚清楚,是不是从某个版本的 macOS 开始强制如此设定了。但在终端里快速看了一下这两个分区的加载目录(引导分区的加载目录显然是 /,而数据分期的是 /System 下面的不止一层的一个子目录,没记全)的结构之后,决定还是先全部克隆出来可能比较少给自己找麻烦。

将此克隆出的 macOS 副本 SSD,用易驱线转而连接到 E7280 上,开机时 F12 选择 Clover,则 Clover 可以自动识别出移动盘上的 macOS,选中后开始引导,竟然奇迹般地一次成功,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由此证明:Clover 非常给力。如果在 E7280 的内置硬盘上有一份克隆版的 macOS 的话,毫无疑问可以正常引导起来。

但有一个略棘手的小问题需要处理:如何能把克隆出的 SSD 上的两个分区无缝地平移到内置硬盘上为其保留的空白区域上呢?CCC 当初的迁移,是以一个整体进行的,如果在目标 SSD 上手动创建两个 GPT 分区,然后再各自以分区对刻的方式进行克隆的话,很担心会出现磁盘或者分区的 UUID 之类的硬件信息错乱问题。

尽管有以上的顾虑,但由于本次克隆出的 macOS 已经是手头体积最小的一份安装了,所以趁热打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更进一步的考察和试验。在 Windows 下用 DiskGenius 查看 macOS 的这两个分区。第一个分区的类型是 EFI System Partition(分区类型的 GUID 为 C12A7328-F81F-11D2-BA4B-00A0C93EC93B),大小为 200MB(409600 个扇区),文件系统类型则是 FAT32。尽管此分区是个 FAT 分区,DiskGenius 是可以将文件系统结构遍历出来的,但却没有看到存在有任何一个文件。至于第二个分区,其文件系统类型已经显示为 Mac OS X Apple APFS(这一分区文件系统类型的 GUID 为 7C3457EF-0000-11AA-AA11-00306543ECAC)。

眼下的情况,并不清楚:1. 一块磁盘上是否可以存在多个 EPS 分区;2. macOS 自带的 EPS 分区似乎是空白的,也无从与目标磁盘上 Grub 等所在的 EPS 分区的内容进行合并。因而,做了以下尝试:在目标磁盘创建一个新的分区,指定其大小与 macOS 的第二个分区严格相等(按扇区数计),并指定其文件系统的类型也为 APFS。分区创建成功后,使用分区克隆的功能,将 macOS 的内容从移动磁盘复制到内置硬盘上。克隆结束后,重启系统进入 Clover,没有出现可以引导的 macOS 项,在此界面下,将移动硬盘插入,其上的 macOS 立刻就被 Clover 扫描到并识别出来。由此可以推断,那个空白的 EPS 分区应该是有用的。

重新启动至 Windows 10。再次使用 DiskGenius,将 macOS 的 EPS 分区也如法炮制,克隆至目标磁盘(只是由于 macOS 的系统分区已然在目标盘上,因而此 EPS 分区就位于 macOS 系统分区之后了)。再次重启,预期的 macOS 仍未出现。推测:EPS 分区与系统分区的前后顺序可能有关。

先将上次克隆成功的系统分区删除;于克隆出的 EPS 分区后再次执行创建并克隆 macOS 系统分区的操作。Clover 依旧沉默。疑惑。用 DiskGenius 查看,发现这次克隆的系统分区貌似出了点问题,其文件系统类型的 GUID 竟然显示为全 FF。不厌其烦,再次克隆了一遍。重启,Clover 成功将 macOS 列出。

至此,使用 Clover 加载一份克隆版本的 macOS 的密码应该已被老夫基本掌握。一个附属结论是:GPT 磁盘上,允许多个 EPS 分区的存在。

哈哈哈,我笑了两声。—— 车行树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