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已经路过街角的那个男人有一截了,嗅觉终于捕获到了他歪头仰望天空时,嘴角叼着的那根香烟派出的那片斥候的气息。

就好像小时候的正月里,衣着簇新的远亲近邻们来拜年,坐在那张虽年老却依旧筋骨结实的太师椅上,喝着一年里不多的机会才会露脸的花茶,指间夹着的一年里不多的机会才会露脸的好烟 —— 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于是,我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天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年味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