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和两个光驱

昨天即将下班之际,危言四起,言半小时之内有暴雨来袭,现已达三元桥云云。老汉惶惶然弃同事而去,实因不久前曾尝遍体凉透之味。乃至入室,心始稍安。赤足伫立窗前,遥望同侪等必经之路,捻须一笑:尔等必为落汤之鸡于中途!望眼欲穿至九时,未曾有点滴落地。不由哀叹,今朝之事,诚明日之笑柄也!

老汉的两个光驱,一个在家,一个在办公室。前者打开之后,如果不往里面放一张盘就关闭,就会再也打不开;后者打开之后,如果三秒之内没有取出或者放入光盘,则会自动关闭,已经多次夹过老汉的指头。老汉说:什么玩意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