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一则

从前日到昨日,京城的气氛又开始有所紧张,因为内蒙古返京的疫情人员行踪所至,涉及颇广。可人书记远遁南洋,但又因稻粱相关,也对京城之疫情密切关注。其所在单位,肉食者所居。怕死的不要不要的,得风声之初,即立命所部,统统地——核算,且毋许缺额。这下把无胆的可人儿吓个够呛,惶惶然不知所措,后来急中起智,正好借胆说事,貌似把这一出给遮过去了。

老夫日常所在,北接昌平,南衔小营,是本次封锁若干处院落环绕之地。为各人身家安全计,不再聚集,这大周六的,老夫一人而已,在御书案后佯作勤奋。近期开通一个社交账户,学习年轻人的路子,也安置了一个所谓人设,作独立开发者起步。实际上,一人千面,所谓人设,只不过是个选择性露出而已,并非难事。正好可以借此途径,把在产品设计中的一些思路和想法扔出去,看是否有同道可以探讨一二。然心下并未作多望之想。

几个月来,产品做得不亦乐乎。自己的想法可以逐步构思、打磨、提炼、定型、实现、演进,也一大乐也;时不时还可以亲自上手操练一番代码,另一大乐也。产品的推广运营上遇到了挑战,下一步计划跟进潮流,制作更多一些的宣传材料放出去。活到老学到老,写文案,做视频,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