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坎坷的一年

刚刚过去的 2021 年,是新冠疫情的第二个年头。触目所及,似乎各行各业都不太好过,貌似老夫恰好在年初脱离的区块链/加密货币的领域倒是还好一点。

这一年里,熟识的亲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跟疫情一样,都是不那么好的。三太爷二十年前来北京就结识的老乡加室友,后来成了好朋友的王工,上半年查出了胰腺上的问题。这个病是众所周知的凶险,连财富可以敌国的乔布斯老头,都没能战胜它。好在王工吉人天相,半年来各项指标控制的还可以,争取能达到可以手术的要求。好朋友何书记,飘零在外,除自己竟然一病入院,其父母近九十高龄,在家乡也先后入院手术,且某次竟遇庸医,差点误事;其妹年底则是突然在行走中不慎折足,也需卧床许久。另一朋友邓哥,也是家中老母骨折,入院治疗。好在,加起来都没有出人命。

老夫自己,无业一年整。量入为出,做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小东西,状态还凑合。带着的小兄弟,资质尚待继续启蒙,幸好还没有沦至油滑,督促之下也肯出气力,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易于陷入迷茫而不知所措的境地。下半年启动的一个 iOS 上的项目,之前的设想是交由其他朋友合作或者代劳,哪曾想大家也都各有难杂,最后还是我们两个一起搞定。iOS 平台相较 Android 来说,终归陌生了许多,期间遇到若干疑难征候,两个臭皮匠还是把它们一一击破了,这是甚为欣喜的一件事。寄望春节前可以顺利上架,不负辛劳。

这一年里,在 Play 上架了一款小游戏 Bloketris,两个小应用 XSC 和 Missing,和一个老朋友合作还另上了一个 XPC,基本摸清了上架的流程以及周边需要,包括基本的广告集成方法;另外还在国内上架了一款中等体量的应用,且略微做了一点运营工作,甚至还制作了几个短视频用于功能介绍。当然,总的看来运营的方式太过笨拙保守,需要改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会继续开发新的应用,跟它们互为犄角。

总而言之,时间相对自由还是很不错的,可以继续尝试。以前的年度总结会回顾一下看的书和电影,这个,过两天看有没时间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