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气候,新北京

去年好像是北京遭遇所谓的桑那天的头一回,当时美国佬就放了话,说是这种气候至少要持续二十年。能不能持续二十年我不知道,反正今年的确还是这样。尤其是这两天,北京成了亚洲的伦敦,五十米开外人影恍惚。忽闻京城变仙山,高楼林立缥缈间。

傍晚又下了一阵急雨,老汉骑着自行车被无德出租疾驶而过溅了半身的泥水。老汉这么宽宏大量的人也禁不住把他的先考先祖始祖肇组统统问候了一遍,特此纪念。

另,今天和昨天是老汉在地球生活近三十年来记忆当中最闷热的两天(说的是不是很严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