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会邓云乡

一直以来,对《红楼梦》都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情。无数的名人大咖在评点、讲解,身边也有若干好友曾通读、强记,可惜的很,我只看过一遍,除了少数细节,以及印象里描述繁复琐细以外,对历史啊,人文啊,方志啊,风俗啊,并没有多少的学习。

开春时节,跟兜妈又去了一趟西山脚下的北京植物园。二入黄叶村,距离上次已然是相当久远的事情了。黄叶村的最里面,有个书店,其中的书品可想而知,基本都是和红学有关的。粗粗浏览,看中两本书,一本是邓云乡的《红楼识小录》,另一本是冯其庸的《石头记脂本研究》,价格上没有什么折扣,而且后者有书页脱漏且仅剩此一本,故而只购买了前者归家。

茶余饭后一看,大为赞叹。邓云乡是一位老先生,那学问简直是密树浓荫一般,杂的要命,扎实的要命。行文平实而并不拙朴,所有结论观点,简直无不有所据,这等学问,比之阿城的求生手艺之杂、之令人钦佩,又是别一番风景。

按图索骥,知该书是邓老先生文集中的一册,遂有意将全套纳入囊中。到当当、京东、多抓鱼去查,全套新书是没有的,单本也被有些书商贩子炒到很是不低的价格。最后还是在孔网上,找到两套,其一的卖家话不投机,于是在第二家下单成交。到手之日,喜不自胜。

由于书中的信息量太大,尽管老先生遣词用句非常白话甚至口语化,但阅读却难以高速进行,更前些时看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嫌疑人 X 的献身》速度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目前正在看的是《鲁迅与北京风土》。其中有些词语,现诸于其笔下,往往能和幼时的一些家乡话对应起来。比如,他讲琉璃厂掌故,讲背景的“耍货”,很显然,这个词汇到现在对很多人一定显得极为陌生,且极土里土气,然而当即就解决了我对老家土话指称玩具的词语——“耍耍货儿”——的费解。由于带了儿化音,从小听这个词,一直不知道最后是说“话儿”还是“画儿”还是“活儿”,这下明白的彻彻底底。

相见恨晚之余,强烈推荐给老何,令其心痒难挠,也甚痛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