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和没有光驱

下午看新浪网的预报,说是又有暴雨,搞得老汉精神又紧张了起来。今天早上八点二十才出门,起着我的铁驴一路狂奔,八点五十四到了大厦车棚,然后一口气爬上十三楼打卡,累得老汉呼呼直喘,一件 T 恤 AB 两面湿透,脱下来拧一拧大概会有一公斤的水。如此匆忙和狼狈,忘记了带伞也就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姥姥的,偏说要下雨,还是暴雨。

下班了,暴雨没来,但毕竟还是下起了雨,而且的确也不小。同行的老倪和小江倒是都有所准备,一个有雨披,一个带了伞,不过看老汉可怜,决定等一等老汉,看雨会不会停。老倪胳膊一挥:“这雨下不了半小时!”结果他错了。雨下得丝毫没有要有收手的意思,正在我等茫然之际,Jeffery 突然过来说要到楼下吃饭,而且还可以“同去同去”,自然不必再客气。几个男人各自打电话回家,大意都是可以找到不掏钱的饭局之类。在饭桌上和 Jeffery 同志假意推让了一番,老汉就把掏出来的钱又揣了回去,点餐特意点了个最贵的。汤足饭饱,到门口一看,滞留的人反见增多,由于老倪装备精良,到路边等出租的肥缺自然就归了他,可惜半晌未果。眼见着再等下去就得吃夜宵,还要自己付账,最后还是决定淋着雨到公交车站。谢天谢地,105 来了。

现在老汉正在屋里有板有眼地坐着,喝着老婆冰在冰箱里的凉白开,写写博客,怡然自得。楼下不知谁家的一辆破车防盗警报几个小时以来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叫着,仿佛什么奏鸣曲。

另:上次提及暴雨的时候提到了两个光驱,这次没有光驱什么事儿,为了体现有始有终,标题上还是带了一笔,特此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