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的能耐

几天前一博友以文自谑:始从文,三年不中。遂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改学医,自撰一良方,服之,卒。今晚突然开始思考老汉究竟能干些什么,想来想去,甚为得意,大致在两门术业上有小成,一曰诗词歌赋,一曰电脑编程。较之领域翘楚也不遑多让,敢与杰弗里·马较量诗词歌赋之上下,更敢与何去何从兄比试电脑编程之高低,哈哈。痛快之情丝毫不亚于西门庆一脚踹倒乔郓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