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

今天突然联系上了一个多年没有联系的鸟人。这个名副其实的鸟人从走出校门几乎就没怎么联系过,想当初和老汉好得能伙穿一条裤子。据说是去法兰西学习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不过老汉想来想去觉得好像搞计算机这个玩意儿最好还是去美利坚,所以越发认定他是别有用心。老汉很穷,打不起国际长途,更重要的是其实这个鸟人根本就连号码也没有告过我,倒是大模大样地寄回来过两封信,满足了一下老汉可以向别人炫耀有一点海外关系的虚荣心。再往后就是音讯杳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今天突然发来了电子邮件,说已经抵京,而且也谋好了一份糊口的差事云云,还留了一个带着点秦腔味道的手机号。电话里约好明日见面。

难道今年真的是恩科大比,各地举子蜂拥而至?管他呢,起码明天又有正当理由小腐败一下,要知道这对于一个即将而立之年而腰围又已达二尺六的男人来说,是多么值得珍惜的一次机会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