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爱因斯坦学习

上个周末,意外地收到一张汇款单,又惊又喜。记忆中,自从大学时代收到老爹的最后一张汇款单之后,这个玩意儿就再也没有亲近过我。这么漫长的间隔,人民邮政几经改革,以至于我一下子都没有认出来是什么东西。看清楚之后,不免就想即刻动身到邮局去把那些阿堵物取将回来。可惜天总是不会顺遂人愿,老汉的身份证几天前抵押在外,暂时不在手上,只好将此事搁浅。

单子想来想去好像不应该随便乱丢,唯恐砸到些什么花花草草,只好顺手夹到本子里。陡然想起爱因斯坦老前辈用支票当书签的佳话,心中暗想:老汉这也算是见贤思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