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R 大会

AVAR 大会开了好几年了,依稀还能记得第一次开 AVAR 大会的情景。当时还是谈公当政,把好好的一件差事当作地下工作来做,偷偷摸摸地,唯恐为人所知。

后来兴高采烈地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去了什么禁止行车区开了开眼。然后把从会场里捡来的一大堆垃圾纸袋子好像施舍一般交给了别人,让人家去整理。

今年的 AVAR 大会又开了,就在天津,距离北京挺近的,可惜得很,不知谈公是否有暇抽身光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