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骆驼祥子》

假模假式地,也看几本名著,以便出去哄哄人,或者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什么的。

既然是名著吗,那作者自然也就是响当当的脚色了。原来在西三旗的旧书摊上淘到了激流三部曲,按道理书是好书,可惜老汉实在是无福消受。虽然巴老殡天不久,可咱说话得揣着良心,看不进去就是看不进去,如厕之前在书架前左挑右选,虽然《家》《春》《秋》一部也没有看完,可还是把手伸向了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鹿鼎记》。

前两天买了一本《骆驼祥子》。买的时候同时看到两个版本,一个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插图版,二十二块多,一个是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的,二十五块多。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那本纸张也不错,还有插图,虽然说封面容易磨掉色,可我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的就比它还贵。翻了翻才看出门道来,敢情人家是二合一,除了《骆驼祥子》,还有一篇《离婚》,都是老舍数得着的文字,既然价钱还没有差到两倍上头去,那就买二合一吧,市场经济嘛。

回来一看,才发现老舍实在是个好人,文风很合老汉的胃口。比如说,(请注意,下文里有儿童不宜疑似语句,自命纯洁者请酌情跳过),老舍形容祥子和虎妞的关系,说那是肉在肉里的关系,真他妈的绝了。形象生动而又无伤大雅,特别指出,是大雅而不是小雅。一部小说把一个体面好强的车夫的沦落史交待的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心理描写更是丰富而细腻。祥子、虎妞、刘四爷、孙侦探,甚至还有他的几个主顾及其家小,比如杨家和曹家,一个个都那么鲜明,尽管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但这些人好像活生生地站在了面前。这其中的奥妙,也许就是亘古不变的人性。

在里面还读到了当初上学时的课文《在烈日和暴雨下》,而且还知道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在那个热的邪性的下午,是虎妞把祥子逼出门的,因为她想照顾小福子的生意;第二件是祥子拉完那趟生意以后病了,而且可以说是他的转折点。事隔多年,当初能够背诵的课文遗忘殆尽,能记住的大概只有祥子喝了水的肚子会咣咣地响这一件了,而这,也是得益于老舍先生描写的传神与准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