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小聚(昨日)

天太他妈冷了,出了门连个热屁都舍不得放。就在这么个时节,我们老五——现在是华为的一头驴——约我们吃饭,而且不是中午,是晚上。当然除了老汉,还有在京郊种地的农民,以及李大胖子。上学的时候和李大胖子不是一个班,但也认识,老五读研的时候和李大胖子是同班同学。

约好是下午五点钟在城铁十三号线西直门站口碰面,老汉早到了那么个十几分钟。老五还没有踪影,估计他把老汉当成了钟表,认为应该是恰好四点五十五分前脚下城铁,后脚在五点整正好迈出站口大门。电话没有打通,只好在凛冽的寒风里瑟瑟发抖,老婆为了让我身子骨发发热,要让我往右边走一截,以便能和老五在路上会合。刚走了两步,老五和他老婆就在身后喊叫,看来是有那么点南辕北辙的趋势,幸好刚刚迈开腿。李大胖子也还没到,据说也是坐城铁过来,于是由两个人变成了四个人站在门洞里哆嗦。旁边站着两个发售楼小广告的哥们儿,一个叫丰田,一个叫大宝。过不多时,李大胖子从楼梯处现身了,远远地看见了老五夫妇,一路雀跃而来,对老汉夫妇视而不见,用手拽住他的眼睛才得以认出。给农民打了电话,发了短信,才知道刚从五棵松上了地铁。五个人在站口打摆子显然不是最佳选择,于是决定先到饭馆缓和一下。贾老五带路,一直到了宫颐府餐吧——的隔壁。下到地下,是一个不小的火锅店。点酒点菜自不必说。桌子旁边的墙壁上挂着几个名人的铁艺头像,除了姜文,赵薇,麦当娜,竟然还有比尔该死,奇怪的很,不知道是不是也作为了财神爷的象征。过了一段时间,农民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老五出去又把他接了来。席间讨论的话题不多,大致有:工作、房子、家小、同学这几样。扯了几个钟头的淡,结账走人。六人在街口互道再见,作鸟兽散。

老汉要坐的运通 105 车站就在边上,等了一会儿车就来了,顺利地回了家。

真他妈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