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暖

老天爷一定是咽气了,所以变得这么僵冷。

老汉在家里也受不了了,很明智地开始采暖。采暖的方式,按照开发商的说法,比较“高科技”,是所谓的分户地热采暖。这种采暖方式的最大优点,就是很费燃气,当然,也和使用的燃气炉有关系。比如老倪家,每天可以控制在 10 个字左右。老汉没那么幸运,只好摸着那个敦实的博世壁挂炉叹气:这个家伙每小时至少会烧掉一个字。这就意味着,老汉每天取暖的费用是老倪的 2.5 倍,想当初,开发商说这种壁挂炉如何如何好,一台要一万大几。可惜的是,上面连个温度控制都没有,只能是大概的一个范围,间隔十五摄氏度。前些时到业主论坛上头看,发现也有人问到这个问题,回答是,可以加装温度控制器,一个七百元。奶奶的,我活在了人吃人的时代。

从公交车上下来,怀里揣着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不那么崭新的钞票,为了能不在自己的窝里被冻死,咬着牙发着狠,顶着呼呼的大风,朝物业走去,途中抬头看了一下自己家的窗户。到了物业的门口才发现,身上没有带燃气的充值卡,只好折回家去拿,一来一去二里地,让大风带走了我无数的卡路里。

为了不经常承受这样的磨砺,暗自决定要痛买一票,一气儿买它一千个字。很不幸地,那个彬彬有礼的小姑娘告诉我一次最多能买五百个字,这也就是说,老汉在不到一个月以后,还得有一次这种徒步的锻炼运动。收据从吱吱呀呀的打印机里挤了出来,上面的字约等于无。

老汉叹了一口气,回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