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

报修两个礼拜了,还没有人上门,老汉怒了,呵斥了物业的一把。下午工人来修窗户。

窗户往里灌风已非一日,去年曾经来修过,使灌风的程度减小了大约 50%,冬天就过去了。今年还往里灌,外面刮风的时候,就像是在窗户玻璃上安了个风口朝里的小吹风机,把窗帘子吹得鼓鼓的,老汉握鼠标的右手不多时就会变得冰凉。

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把两扇窗户的构造算是摸清楚了,几乎把所有能拆开的、拆下来的,全部拆开了,拆下来了。其中的一个像个骄傲的大公鸡一样在窗台上走来走去。又是螺丝刀又是皮锤,时不时还动刀片,据说是因为忘了带刀子。

为了能把原来合在一起的窗框和封条弄开,用锤子把螺丝刀钉进狭缝中硬生生地撬,老汉心里一个劲儿地心疼,结果是明显的,风可能是不漏了,可是将来那个地方肯定是好几个毛刺。不由得想到,奶奶的,实在是多念了两年书,要不然老汉也入了这行,肯定手艺比他们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