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士

最近在看奥雷尔·斯坦因写的几本书,看到了发现藏经洞的章节。其中有很多写到王道士的地方,竟然发现和我原来心目中王道士的形象大相径庭。

在我的印象里,王圆箓同志应该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人,可是斯坦因竟然说他是个信仰坚定、虔诚无比的家伙,筹募所得全部都用来做了佛像、洞窟的修复工作,而自己过着相当清苦的生活,并且账目一笔一笔极为清楚。

我开始回忆,究竟是谁给了我对王道士的恶劣印象呢?我从书架上取下了《文化苦旅》,第一篇就是《道士塔》。果不其然,最初的印象的确来源于此。那本书是我当年还对余教授心向往之的时候买的。

以我这两年对余教授言行的考量,以及社会舆论所及,看来我还是相信一下斯坦因的比较好,何况更重要的,人家是当事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