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行

被春运吓怕了,决定元旦回一次太原。

于是,在去年的 12 月 31 日晚,老汉手持前一天托关系仓皇买得的两张票,携妻登上了 N201 次列车。人不少,车厢里满满当当。老汉找到自己的铺位时,几个年轻男女正在有说有笑地谈论。一个挺高身量的小伙子正在给其他人兴高采烈地讲述佛教的一些知识,吐沫星子乱飞,仿佛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确和观世音菩萨有缘,顺便做了她老人家玉颈瓶里的杨柳枝了似的,可以到处喷洒。然后又开始表演自己学说各地方言的本领,顺便还像个江湖郎中一样,从别人的口音里猜人家的籍贯。这下同行的一个山东小伙子倒了霉,非但他说的普通话不能证明自己是山东人,连说的山东话也同样不能证明,因为假行家说他的山东话没有山东味儿,他应该是福建人。

火车到达太原了,同时也随着时间一起来到了今年。出站之后让老汉感觉不错的一个地方是不见了原来满地都是的鬈头发的新疆小孩。

二哥心情挺好,晚上要“安排”我,在一家名叫八千里的酒楼。点的菜有一个服务员说没了,要换一个,二哥拿着菜单翻来覆去地看,好像要背诵下来。他的惯例是但凡我回来,都要在外头聚一顿,为了遏制他的吃喝风,我抢着点了一个近两百的富贵拼盘。呵呵,不过上来以后味道确实不错,里面有龙虾肉、三文鱼、北极贝,老汉朵颐大快,老哥腰包大瘪。

老哥手里有两盘录像带,让我拿着,我答应他要做成 DVD 的。同时还把我十几年的邮册也带了走。

老泰山夫妇气色看起来还好,估计和亲宝贝外孙女有关,含饴弄孙,其乐融融。妻一直在惦记十一的时候照的婚纱照,一进门就看到了相册,上去大翻特翻,翻了又翻,照片上面的老汉胖乎乎笑眯眯地也看着她。大概是十一照婚纱照的人太多了,册子做得显得有点糙,我安慰妻,没关系,照片还在咱们手里呢,不满意再去做一套。老丈人只要看见儿女在身边就高兴得不得了,无论是早饭、中饭还是晚饭,不摆满一桌子不罢休,凉菜热菜,有鱼有虾,有汤有干。

饭来张口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为了能空出来今天的休息时间,昨天晚上启程返回,今日补觉一日。

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