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Black

感觉好像好久没有写了似的,仔细看了看,也的确是好久没有写了,至少没有像模像样地写了。

在经历了两个礼拜加了八个晚上的班之后(其实现在才七个,先把明天晚上的也算上),终于决定写点什么。因为还有那么一两苗人等着看哈哈笑。此处特别、郑重申明:“苗”乃是老汉用于人的量词之一,请勿见怪,习惯了就好了,也请某些破瓶子啊,烂罐子啊什么的不要企图把它纠正为“瞄”。

不过也许和又连轴转地搞了这么长时间的代码有关系,竟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令人尴尬的是,今天下午才刚刚给小猫小狗煞有介事地传授写博客的所谓经验。

不知怎的,突然就想到了标题上的这两个洋文单词,当然,他们还连在了一起,这就比较有意思了。需要特别、郑重申明的是:这个极具幽默效果的词组不是老汉的首创,从而也令老汉甚为痛心。事情的起源是由于公司发了一封人情味浓郁的贺年通知,告诉大家将会在今年的一月二十六日开始就享受春节假期,同时,为了保证大家都能在比较集中的时间里购买火车票,充分利用各种交通工具的便利,还顺便决定,如果在二十六号之前的三天里请假,无论是请事假还是病假,每天均会扣除 500% 的当日工资。如果你对抵假、倒休等还抱有那么一点点幻想的话,哦,卖糕的(此句为洋文,请各位认真学习,不明就里者请向草上君咨询),忘了它吧,因为你必须额外工作五天才能换来这三天中的一天。

于是一时之间,各自施展神通以保佑自己不要在那遭瘟的三天里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即使有,估计也得左手扎针,右手举着吊瓶坚持住。还有一位夸克兄弟不失时机地拍观音大士的马屁,说什么“求人不如求己”。另有一位兄弟拿出黄继光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挺身而出,为了捍卫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以前从来没有存在过、今后也不会出现的——真理,愤而疾书了上面的文字:“TRUE BLACK”。

老汉曰:这是一个毫无道理可讲的地方和时代(这其实是一个病句)。每个或大或小的人物都在滥用者自己手里的哪怕像针尖一样大小的权力,任意践踏美好的事物。大家不是抱怨眼下总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吗,那我就给你们来一点“法治”,而所谓的“法”,无处不充满着随意和粗暴,蛮横与轻蔑,无不成为弄权者手中的艺妓,以姣好的外表从事无耻的勾当。“TRUE BLACK”!

外一则:昨日老汉把“奉为圭臬”念成了“奉为圭杲”,不慎被 Gale 同学识破,由是而成为老汉的一字之师,不胜感谢。录于此,以示不忘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