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连阴雨,船慢顶头风

最近忙的是脚后跟打后脑勺,加班加点地干活,加班加点地赶活。可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老汉偏偏还龙体欠安了。

就好像一桩惊天血案起源于一个馒头似的,老汉的贵恙起源于 Kakaru 同志好心好意地给老汉精心打造的一根特制香烟上。Kakaru 同志最近心血来潮,自从下一代产品问世以来,DIY 之心大炽,先是找了好多制造火药炸药之类的秘籍图谋不轨,后来可能遭到了来自传统势力的坚决抵制,遂涉足烟草业。购置了上等的烟叶,进口的卷烟纸,名贵的手动卷烟机,开始自产自销。未曾想被老汉撞到,于是就拿着自己的产品贿赂老汉。一根纸烟,没有过滤嘴,吸起来像雪茄那样,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保证不会灭掉,老汉硬生生地把它抽成了烟屁股。

第二天开始就喉咙肿痛了,连续四五天下来,今天已经发展到流鼻涕、打喷嚏流眼泪、声音嘶哑的境界了,而且好像还有间歇性发热。没有办法,求救于老婆,老婆说:回去喝板蓝根!朕心颇慰。

后注:最近好像登基的人比较多,前两天是何去何从兄国号变更,从“南院纪事”变成了“遥远的江湖”,在此祝他帝运昌隆;今天戴帽子的猫又成为了女王陛下,在此祝她国祚永存。再往前还有草上君,“钦此”了很多次了,老汉今天也凑凑热闹,钦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