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某位知名湖南籍人士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某位知名祖籍湖南人士说:“朋友就是请客吃饭”,老汉说:“革命就是请客吃饭”。一点不假,虽说现在已经不大提“革命”二字了,可对咱老败兴来讲,其实无论革命不革命,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儿。平时不也还常说“身体是革命本钱”嘛。

昨天晚上和何老师在巡天桥下的孔家店吃饭,狂点一通,狂喝一通,喝的我老人家面如铁色,要知道,感冒可还没有好利索啊,杀千刀的何首乌视若无睹,埋头苦吃。说来说去说到了去年何大头巧设阴谋赚飞刀的英雄事迹,老何不禁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一脸奸笑——如果你不知道小人得志的具体表现,隆重推荐你看看何兄当时肉头临风的样子——沉浸在对往事的不尽神往之中。

本以为何兄会就此机会将此无赖做派继续下去的,未曾想猛然间他竟然良心发现,开始自责,几乎声泪俱下。至动情处,偏要招呼服务员过来再在桌上增添碗筷杯盏一副,就当刀兄与我等同在,要不是老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这样有点不吉利,后果不堪设想。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能够阻挡他的洗心革面之举,他又决定就此事向飞刀兄致以最诚挚的革命歉意,发宏誓罢酒之后回去要写博客一篇,以明心迹,题目嘛,向法兰西的啰嗦前辈学习,就叫《忏悔录》。

今天上得网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何兄的忏悔录。端的是好文章,我很替他高兴,反省那么深刻;也替飞刀高兴,交到了那么好的朋友;同时也替我自己高兴,因为据何兄透露,刀兄已经把下一次的餐费预备好了,呵呵,难道是德国马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