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谈持久战

本章的标题其实是两个独立的词,一个是“乱谈”,一个是“持久战”。

给文章起个标题恰当一点的标题,一直是我的优良传统,不过渐渐地就发现这个目标越来越难达到了。毕竟不是专业的,而且每一篇里边往往絮絮叨叨说的不只一件事情,就更麻烦。好在最近发现即使是专业的,这件事情也挺不好弄,比如何兄,迫不得已开始连载“随便说说”。

言归正传,先说持久战。感冒快两个礼拜了,昨天感觉稍有起色,没想到今天人家又卷土重来了。写代码的心情是没了,强写肯定也写不好,正好好长日子没在这个上头唠叨了,所以成全一下。想当年毛主席高屋建瓴,在延安的窑洞里挑灯夜战,终于完成了不朽名篇《论持久战》,看今朝张老汉气度恢宏,于中科的大厦内临窗奋笔,计划着出炉盖世奇文《乱谈持久战》。不过可惜的很,搜尽枯肠也没有想出什么对付感冒的高招来,恐怕还是得求救于同仁堂啊,白加黑啊什么的。

所以下一个话题是乱谈。最近忙得很,几乎没有怎么去各位高朋的空间里面拜访。昨天晚上特意没有加班,回家后开始探朋访友,发现不少,收获不小。

比如在何兄的地盘里,就知道了有一位 MM,向他打听老汉的属相,只可惜是遇人不淑(此成语又是从绿豆糕女侠处剽窃而来),何兄非常谦恭地告诉她老汉是属蚂蚁的,后又改属鱼。

再比如在草上的空间内,就发现了草上目前正在大力推销她自己的西安游记,而且伪装成了别人的样子。

再比如,在暗香盈袖的一亩三分地,发现有几个链接是链到了老汉的书画博物馆的,不过却是人家自己的作品。

最严重的事情出现在何去何从的评论里,而且不是一件事情,是好几件。

首先就是有一位小 P 说,还有人比何兄上述的那位 MM 更关心老汉的属相问题,而且关心的原因是对老汉“最喜欢最赞赏”。这很让老汉感动,而且不知所措。以老汉的驴脾气,能获得女娃娃的垂青是绝对的小概率事件,这么大的馅饼从天而降,不由得就要忘乎所以。我很想去感谢一下这位小 P,不幸的是她的空间是要门票的,只好在这里唱个喏以代替了。

另外一件事情还和小 P 有关,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老汉的空间的结尾是“sluttery”,嘿嘿,我估计她的第一反应一定是花容失色,为暗香妹妹暗自惋惜。好在老汉早已料到这个秘密会被人发现,提前做好了曝光的准备,所以有兴趣者不妨查看老汉的一篇过时文字。

最后一件事的源头来自于草上君。草上君恶毒攻击老汉之于请客的态度,竟同娼妓之于贞洁、凯歌之于高尚相仿,更为甚者,还比之于与老何谈正经!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在此责令草上君最好以头撞墙 500 次,以示谢罪;另外取银行存款若干(不得少于人民币 1000 元),摆宴款待何兄及老汉,钦此。

后记:估计草上君自知有愧,在写评论的时候已经又不敢显示自己的名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