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清明

今天是寒食节。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寒食节了,这个节日是起源于一位古人——介子推的。介子推好歹算是老汉的老乡,虽然在时间跨度上大了点,在这儿提一笔,也算是略作纪念。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

小的时候,这个节是不怎么受我的欢迎的。它不像大年、端午或者中秋那样能为我带来口福,反而还会有一些体力上的劳动。口福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清明节要拌凉菜。凉菜是大杂凑,有粉条、土豆丝、胡萝卜丝、菠菜、豆腐什么的,煮熟了一股脑儿的拌在一块。母亲会时不时地支使我,到这边拿个什么什么,到那边那个什么什么,洗洗这个,涮涮那个。

准备停当后,通常是父亲和我一块去上坟,时间通常是上午十点来钟。有几样东西是要拿的,香、火柴、馒头、清汤(水里搁些拌好的凉菜)、铁锹,有时候还要拿麻纸或者五色纸、纸钱和扫帚。除了铁锹和扫帚之外,别的东西都放到一只箩头里。这只箩头,还有铁锹,就是一道多项选择题,可以选一个或者全部。扛着这些东西,顺着围墙外的石坡上去,再上一个大土坡,然后又是一个小土坡,再走一段平路,就是爷爷奶奶的坟头了。我的爷爷辈亲哥俩,所以有两个坟头,兄东弟西。

祭拜的仪式是非常简单的。把奠品(一般就是馒头了)摆好,把香点燃了,插到坟前。父亲和我一先一后,磕头,起身,作揖,再到另一个坟前重复,磕头,起身,作揖。然后把带来的纸烧掉,把纸灰取少许,搅到清汤里,用勺子往坟头上撒。坟头上的草儿树枝就被淋得湿湿的,间或还有一根粉条或者菠菜叶子挂在上面,树上的麻雀看的眼馋,人还没走就要下来抢着吃。接着就是往坟头上添土了,用铁锹从附近取土,扬到坟尖上。最好是新土,能让别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刚有人上过坟,以示子嗣繁盛。如果已经隔了那么几年,那就可能还需要修剪一下坟上柳树上的枝杈。那时候还没有富到馒头可以随便扔的程度,所以仍然要把摆过的祭品收拾起来,拿回去可能就是午餐了——馒头就凉菜。

我的爷爷奶奶死得早,这四位老人里有三位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唯一见过我的那个奶奶,我对她也没有任何印象。所以,上坟的时候,我大都是在糊弄老爹,礼数到了就算完,心里既没有哀思,也没有悲伤。只是看着老爹一年多似一年的白头发,偶尔能听到他讲一丁点儿老哥俩之间的事情,或者仅仅是一声叹息。

而现在,已经轮到我给他和母亲上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