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轮会

先提醒各位一句,可别把题目看错了,以为第一个字是三点水来三点水去什么的。

上个礼拜四,草上君说,她十分想念泡椒凤爪,其情着实不亚于白云大妈想念赵忠祥。而且,综观京城,独以中关村家乐福的泡椒凤爪尤为地道,味道最佳。草上是钦此惯了的人,所以出手自必豪阔。所以我趁机秋风,说我和老何也十分想念泡椒凤爪,而且君子有节,各以半斤为限,再多了即视为有干国际敦睦。草上大喜,此增进双边关系之外交手段,恨不得即刻推进。于是约定下午举办多国峰会,老汉兼替何兄出席。未料中途有变,草上另有重要国事,所以只好推迟。

礼拜五下午,值即将下班之时,草上突然递交国书,曰其已直奔中关村,爪到信我。回复曰窝棵,此乃大不列颠语,不懂者敬请自刎以谢天下。一时间心痒难挠,左等右等音信全无。故另具国书以示敦促:Where r u? 未几,回答即至:“本人五短白衣眼镜小辫在步行街北门口路边”。遂即刻点齐铁驴一辆,径直奔往。

远远看见草上君白衣如雪,在路边巡视。相互寒暄不必细表,为回报凤爪之谊,特将老汉官讳示以草上,略表至诚。本想说几句一起吃饭啊什么的这种鬼话的,结果草上君不断问我你家住哪儿啊你下班了吧要回去了,搞得老汉觉得现在不回家简直对不住所有的人,只好言谢道别。

老汉胯下铁驴,草上坐骑高尔,共计六轮,故篇名曰六轮会。钦此。

附记:周六接到草上短信:“张同学昨日之爪似不甚新鲜如未吃掉请做丢弃处理。”足见友邦诚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