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视杂记

最近看了几本书。

一是《国家干部》,山西省作协主席张平的大部头。据张平自己声称,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我一点也没有觉得,反倒觉得拖沓冗长,同样意思的一句话用不同的词汇表达出来,煽情之极,实在是无聊。在网上看到有电子版的,不知是怎么回事,语言精简了许多,导致篇幅要比纸张上的小不少,但主要情节却一致,反倒可以看看。感觉要比他的《十面埋伏》差。张平的一贯风格即是以官场斗争情节见长,文采实属一般。在人物刻画上每个人说话都是一样的有条有理,婆婆妈妈,长着同一幅面孔。

二是《雍正皇帝》,河南省作协主席二月河的大部头。这部书已经很老了,是上次去老黑衣人家里拿到手的。原本对此人较为反感,根由是曾经看过其著作《乾隆皇帝》的一小部分,感觉其中把弘历描写成了一个见女人就抬腿即上的家伙,殊为恶心,而且把一些文坛趣事张冠李戴以为佐料,乐此不疲。这套书里堡雍正倒是着实描写的和乾隆大不相同,勤政为其首要特征,而且几乎达到了清如水明如镜的地步。

偶然想起在什么读物上看到过何满子先生对此书以及相关电视剧的批判,于是到谷歌上去以“雍正”和“何满子”为关键词搜索,结果又被有权有势之辈给腰斩了,第二页就再也出不来了:“无法显示该页”。不知道这两个字眼触痛了谁的神经。

中午看了一部片子,叫《过年回家》,导演是张元。印象里这个人好象是个地下导演。这个片子如果要是让胡戈剪辑的话,估计会改名字为《五块钱引发的血案》。

习惯上看书不应该归为“收视”的,不过硬说算是也能说通。钦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