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社会

一、老汉手里有一张信用卡,用了有几年了。一年中如果够六次刷卡就可以免年费的那种。前几天注意到好像就快要到期了,心下琢磨,刚给老婆办了附属卡,要是她某日兴冲冲地刷卡,却发现不能用了,恐怕我有性命之虞。百忙之中拨通了银行的服务电话,电话那头的服务员好像吃饭被噎住了一样,三个字一停,五个字一顿,最后才听明白,哦,到期的事情不用我老人家操心,人家会自动把新卡寄过来,真是杞人忧天了。

二、早上又路过鸡蛋灌饼摊,照例两个。这里差不多成了我的早餐据点,除非是我或者没骑车或者快迟到或者他们没有出来,一般都是在这儿解决早上的温饱问题。今天一摸兜,坏了,没有带钱,眼见得人家已经把该刷的酱刷了,该夹的菜夹了,只好很不好意思地和老板说明我的窘境,老板是个河南人,很大度:“没关系,你又跑不了,明天或后天给都无所谓,老朋友了。”于是老汉觉得很爽,携饼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