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技术日(二)

昨日。

第二天安排的内容要比第一天多,时间是一整天,而且偏重于技术方面的东西。实在纳罕,怎么大公司举办什么会议总在东边?害得老汉城铁地铁倒来倒去。西直门城铁站外人头攒动,按照竖着的铁栏杆排着长长的队,犹如九曲黄河一般。

时间已经快到了,可是会场里的人并不多,原定九点十五开始的,结果九点三十五才开始。早上没进食,肚子便不争气地抗议,使我的大脑中枢接收到了饥饿的信号。还好,熬到了茶歇时间,大家争先恐后地涌出大厅,由于老汉坐在第一排,所以只能跟在其他人的后头。大概搞开发的人都是饿鬼转世,老汉拿到盘子的时候点心已经所剩无几。好在咖啡的供应没有断绝,吃肉男帮老汉弄了一杯回来,大概是看见我体弱难支,走路已经风摆荷叶了。我老人家把牛奶加的多多的,放一包黄砂糖,再放一包白砂糖,喝一口,嗯,不错,一个字 —— 甜!谁说咖啡是苦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无限企盼着午餐。

午餐给我的打击是巨大的。餐桌上理所当然地没有出现我想要吃的烤鸭,除了点心还是点心,味道怪怪的,于是我就开始佩服老外们的忍耐力,连这种食物都能一吃就是那么长的时间。只有那位男侍给了我以美好的记忆,他弯着腰客气地问我要哪种饮料。平心而论,还没几个人对我这么尊敬过。整个就餐时间内,数名长腿女侍不断在各席间逡巡,虽然我知道她们是在为我提供更周到的服务,及时地换个盘子什么的,可我更多地感觉到的却是类似于有某种猛禽要夺取我的食物。

于是,在下午的时间里,抽奖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知道我是概率毒药,可我还是莫名地期待抽奖时刻的到来。据说有三部手机作为奖品,我不停地祈祷,在我的感觉里,三个幸运的人应该是清淡男、吃肉男,当然,还有老汉。可惜最终的现实是无情的,我把我试图扔到抽奖嘉宾身上的空矿泉水瓶子仔细地、整齐地摆到了桌子前方,紧挨着那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水杯,然后和清淡男吃肉男说:咱们走吧。手里提着前一天挪鸡鸭发的提包,那个提包的品质是如此得好,如果你在手里提着它的时间超过了一分钟,就可以在手掌中发现无数的黑色小点。恭喜你,你的黑砂掌练成了!

现在,又有了新的希望,那就是晚餐,何况,掏钱的人一定不会是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