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度春节(二)

这是第一次来这位于南方的六朝古都,所以事先也曾略做功课,由于一行人中有一位八十好几的老太太,因此没敢把行程定为匆匆,以时间宽裕为第一要务。

中午时分到达南京火车站,出站就是玄武湖,在湖边人并不多,小吹了一把凉风,略照了几张相。预订的是三山街的如家,图的是距离名声远播的夫子庙能近一些,虽说景点附近吃饭通常不是个好选择,但好歹稳妥系数还是要略高于火车站的。于是回到地下,坐一号线赶往宾馆附近。在地图上搜到个什么江宴渔村,巴巴地赶过去,上到二楼,一打听才知道只卖套餐,几乎全是水货,而老太太偏偏忌口这个,只好出来另觅,最后还是到了下榻之所隔壁的一家中式快餐连锁店解决了午饭问题。饭后立刻办理了入住,各回房间。

稍事休息之后,出门打车,往第一站中山陵出发。五人两家,分坐两辆,老人先走,三太爷一家后动身。出租司机一路之上很是卖力,一直开到前面有标牌公告,言明机动车已经不能再往上行驶为止。下车步行,不一会儿有一个岔道,绕进去就是一条商业街,穿过之后就到达中山陵园的西门。一路并未见有王工与老母的踪影。关键是相互也不知孰远孰近,在微信上看位置,又不知为何,只能看到自己的。就这样焦急着,等待了总有四十分钟,总算在博爱广场会合,举步上行。一路无话,直到山顶,绕着孙大炮的石雕坐像一圈,然后下山,此时日头已然下落,半在峰底。回到山下天色已暮,搭乘最后一班游览车到达更下一点处的地铁站,坐地铁回到住处,休息。

休息不多时后,已经是大年初一的夜晚了。在附近搜索到一家叫金熙楼的饭庄,作为唯一的一起客人得到了专门服务。张兜少不甘寂寞,领衔组织了击鼓传花的游戏,并且成功成为落花常驻客之一,没办法,一共才五个人,还只有四个人参加。九点半左右,饭店就要打烊了,饭局也基本结束,起身离座,返回宾馆。马路之上,灯红灯绿,而人迹稀少。

半夜醒来,空调太热,降了两度调到二十八才又继续入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